栏目导航
六合出码网站
先锋归来,唤起对“存在”的斟酌
时间:2018-12-24

提及马原一定是与“先锋”二字挂钩的,他是先锋派文学的开拓者之一,其著名的“叙述骗局”开创了中国小说界“以形式为内容”的风气,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之后因为种种起因马原一度停止了创作,近年来他再度出山,新作始终。今年出版的《姑娘寨》是马原的一部精力自传体小说,存在先锋小说的传承跟延续,是典型的先锋归来之作。

《姑娘寨》 马原著 花城出版社出版

■刘小波

从技法层面来说,《姑娘寨》中马原的“叙述圈套”还在持续。比如他曾在《虚构》中采用时间方面的误差来瓦解叙述,在《冈底斯的勾引》中用“我”“你”“他”这样的交叉讲述视角瓦解叙事,这样的手段在《姑娘寨》中同样浮现,他用儿子关于帕亚马的叙述消解“我”从头至尾关于帕亚马的叙述。就连帕亚马的身份作者也进行了崩溃,究竟是哈尼族,还是僾尼族,毕竟是帕亚马还是帕雅马,不得而知。叙述空缺也在连续,比如开篇作者便说茶品在他之后的生活中会充当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然而后文再无与之相关的叙述,而关于帕亚马的故事也戛然而止,再无下文。

小说讲述了主人公在姑娘寨隐居时遇到的一些奇异故事,比喻在原始森林中与帕亚马的相遇,为猴子举行送葬大典的祭司与巫师以及其子弟的故事,救了哈尼族人的英雄刚拉的故事等。事实与幻想彼此宰割却又在姑娘寨那片神奇的土地上彼此交织。对西藏的书写曾作为一种精神存在的参照在马原的作品中显现,而近期他的创作将地域转向云南,这也是一块神奇的土地,无论是景象仍是风土着土偶情,都有一种特别的韵味。

同时,《姑娘寨》是一部元小说,融入了大量的实在事件,好比作者的儿子走上文学的道路,作者的疾病、籍贯、在上海当老师的经历等。作者渴望让小说变得更为切实,不过这还是一种掩饰,无论如何,小说是虚构的。元小说实际上仍是叙述主体的问题,在视角决定上,小说有不同的叙述者。比方对于跟帕亚马的相遇,有“我”的叙述,“我”儿子的叙述,针对同一件事,二人的叙述完全不同,一个在建构,一个则在解构。不同的视角是为了让叙事变得更坚固。很明显,这些所谓的“我”都不是作者本人,背地仍然有一个隐含叙述者。